其它新闻
国内羊奶价格现“过山车”式暴跌,产业化仍待夯实基础
加入时间:2019年7月11日20:55
国内羊奶行业却在2019年盛夏遭遇了一场寒流,要实现真正产业化仍待夯实基础。
 
  刚经历了爆发的2018年,国内羊奶行业却在2019年盛夏遭遇了一场寒流。
 
  近期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在国内羊奶的主产区陕西省,今年3月份以来羊奶收购价格暴跌,跌幅超过100%,部分地区奶价甚至接近了养殖成本线。而造成这一变化的原因,并非羊奶市场消费出现了倒退,而有很大偶然性因素,但这也同时暴露出目前国内羊奶产业发展的问题,要实现真正产业化仍待夯实基础。
 
  暴涨暴跌的羊奶
 
  对于很多奶山羊养殖户来说,2018年如同是天降横财,但2019年却是另外一幅光景。
 
  陕西渭南市富平县一家奶站负责人向艳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的羊奶价格很低,2018年羊奶市场收购价格一度涨到过9.6元/公斤,但今年到现在,羊奶的市场价格只有4元/公斤,有些地方更低。虽然他交奶的红星美羚公司启动了保护价制度,结算价格为6.3元/公斤,让向艳民没有在这轮奶价下跌中损失太大,但他依然担忧,去年各家奶企还在到处高价抢奶,怎么今年就不好卖了?
 
  一家陕西大型羊奶企业负责人也证实,近期奶价低迷,部分地区的收奶价格甚至接近3元/公斤,农民大多以散养的方式养殖奶山羊,这会降低养殖成本,但一公斤羊奶的成本也在3元左右。
 
  记者了解到,国内羊奶经历了2008年和2012年两次低谷,当时的奶价一度跌至3元~4元/公斤。近年来,陕西的羊奶价格一直稳定在5元~6元/公斤,但从2018年春节前开始,羊奶价格突飞猛进,涨到接近10元/公斤,当时陕西乳协不得不紧急召集省内重点羊乳生产企业,召开奶源管理工作会议,并公布了鲜羊奶收购指导价,为每公斤7元,上下浮动不超过10%,来遏制奶价上涨。
 
  而就在两天前,陕西乳协又召开了类似的会议,参与各方的讨论的话题则变成了目前如何稳价。
 
  陕西省乳品安全生产协会秘书长王伟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2018年底,陕西羊奶收购价格还在8.5元左右,但从2019年3月份开始,价格突然开始下降,收购价格直接回落到6.5元/公斤左右,半个月后,价格开始一路下跌,一直到目前的水平。这样的情况也同样发生在云南等其他羊奶产区。
 
  “现在价格下跌问题只是一个方面,个别企业出现了拖欠奶农2个月奶款的情况。”王伟民看来,拖欠奶款对养殖业影响很恶劣,这并不是一个好的现象,因此这一情况也引起了包括省农业厅,协会和主要企业的重视,试图采取一系列措施,来扭转奶价低迷的局面。
 
  奶价暴跌的背后
 
  目前国内羊奶主要用于生产婴配粉和成人粉,作为牛奶产品的补充,羊奶产业近年来发展迅速。
 
  对于奶价下跌的原因,向艳民听到的消息是,一些乳企的市场销售出了问题,所以奶不好卖了。
 
  但山东某地级市奶粉大商马军却完全没有这种感受,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虽然羊奶粉产品认知远不及牛奶粉,但作为渠道的补充品类,羊奶粉企业的销售指标并不严苛,而且给到渠道的利润要比同价位的牛奶粉产品多出十个点以上,所以卖得并不差。
 
  从近期申请在创业板上市的羊奶第一股红星美羚的招股书上也可以看到,2016年到2018年,红星美羚的收入分别为2.1亿、2.6亿和3.1亿元,依然保持着20%的增速,虽然2018年的羊奶收购价高企,导致营业成本较2017年增长约五成,影响了净利润的增速,但净利润依然微增了3%。
 
  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羊奶企业负责人则一针见血地指出,目前羊奶面临的问题,并非是因为市场需求下滑导致,而是由于行业为此前的一些投机性做法埋单。
 
  记者了解到,权健事件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开启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等一系列举措,对保健品行业进行整治,这也殃及了部分羊奶粉企业。部分羊奶粉的经销商采取了和保健品类似的销售方式,也同样被整治。
 
  在今年年初,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在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媒体通气会上,曾公布14起典型案例,其中陕西美力源乳业厦门一家经销商,因通过会销销售美益源有机全脂羊乳粉,并违规宣称产品具有疾病治疗作用等违法行为而被曝光。
 
  据独立乳业分析师宋亮透露,会销乱象并不是个例,有的大型羊奶企业的婴配粉销售不过3000万元,而成人粉的销售高达1亿元,会销暂停之后,企业销售压力倍增。
 
  目前不少羊奶粉企业并不重视品牌和市场建设,往往更依赖于渠道,可能明知道会销模式存在风险,但由于其销售效果明显,所以对这一做法保持默许。逐渐会销形成了相当大的体量和规模,这也导致羊奶企业在遇到整治时猝不及防。
 
  王伟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受到影响的量并不是个小数,整治会销,导致这一部分经销商不再订货,部分企业的销售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有的下滑超过30%,有的企业产品大量积压、资金紧张。
 
  由于加工企业过于依赖渠道,不得不把利润大头让出,而在2018年羊奶收购价格暴涨之后,加工企业的利润无法覆盖成本的增长而不得不频频提价,有的企业短期内就上调3次甚至更多次价格,这也打乱了经销商的正常经营,导致经销商的积极性受损,也影响到了最终的销售。
 
  此外,王伟民看来,羊奶粉转热之后,市场出现的一些假冒羊奶粉的产品,以及为了应对配方注册制,奶粉企业赶在2018年1月1日大限之前突击生产产品,但临期后低价在市场甩卖,都对这次羊奶价格暴跌有一定的影响。
 
  羊奶产业化仍待夯实基础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相比于牛奶产业,国内羊奶产业规模都并不大。陕西也是国内主要的羊奶产区,公开数据显示,陕西省共计34家羊奶粉生产企业,其中包括19家婴幼儿配方奶粉企业。2018年陕西奶山羊存栏约240万只,产奶60万吨,产值67亿元,全产业链产值313亿元。
 
  2017年开始,受配方注册制和牛奶行业市场竞争饱和等因素驱动,羊奶行业突然转热。2018年,陕西省政府也趁势提出了千亿羊乳产业计划,根据近期官方公布的信息显示,陕西将进一步加快羊乳产业发展,力争到2020年,奶山羊存栏300万只,全产业链产值355亿元,到2025年,羊乳产业产值突破千亿元。
 
  但在业内看来,虽然羊奶行业前景光明,但此轮奶价和市场的大起大落暴露出的问题,也说明以陕西为代表的国内羊奶产业仍需夯实基础。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羊奶企业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国内一些羊奶企业比较短视,过于依赖渠道,而在奶源建设和品牌渠道运营上缺乏足够重视。事实上在这一轮市场波动中,做品牌做渠道的企业影响都不大,但今年的奶价低迷对于养殖户的积极性也会有影响,进而影响到整体产业发展。
 
  由于羊肉价格较高,因此农民一旦养殖奶山羊无利可图就会转而杀羊卖肉,但产业恢复并没有那么快,因为奶山羊的养殖到出奶的周期要2年。
 
  红星美羚副总裁刘润东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采取保护价的方式高于市场价格收奶,相比于压价收奶的企业必然成本会相对较高,但这样做避免了上游养殖户杀羊退出的情况,而这一模式保住的是公司上游的产业链。羊奶产业要做大,奶价就不能大起大落。从长期来说,奶企需要有稳定的上游奶源才能把产品做好,奶源也是下一步国内羊奶产业在未来竞争中的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刘润东所说的优势,是因为国内羊奶产业也正在面临着进口产品冲击的问题,而其对手大多是国内知名的奶粉企业。
 
  比如在目前国内销量最大的羊奶粉品牌,是澳优(01717.HK)旗下的佳贝艾特,进口自荷兰,2018年实现销售20.3亿元,同比增长近6成。而近年来国内羊奶粉市场的稳定增长,也引来了国内外主要乳企的关注和加码,比如圣元集团推出的圣特拉慕、雅士利(01230.HK)推出的朵拉小羊都是进口产品,飞鹤乳业在加拿大投建了年产3万吨的羊奶粉工厂。
 
  相比之下,国内本土的羊奶企业整体规模都偏小,大的也只有3亿~5亿的销售规模。
 
  多位受访者认为,下一步面对进口产品,本土产品最大的优势就是奶源临近消费者,可以做到更新鲜的产品,因此羊奶企业应该有更长远的眼光和战略布局。毕竟从上游来看,国内奶山羊养殖还以农民散养为主,规模化、现代化任重道远,比如在陕西,其本身还承担着一部分扶贫和增加农民收入的作用。
 
  因此羊奶产业要做大,在客观情况下,现有的奶源组织模式、企业发展模式、营销品牌模式都需要系统的调整和提升。
 
  宋亮表示,国外的奶山羊养殖技术较为成熟,且养殖成本远低于国内,国外奶山羊的单产在1.1吨到1.3吨/年,而国内的只有600公斤~800公斤/年,陕西为代表的国内羊奶产业必然要面对国际的竞争。如果未来国外牧场意识到中国的市场机会,大量转产养殖奶山羊,那么国内的羊奶产业也将面临牛奶一样的进口冲击。
 
  在宋亮看来,目前国内羊奶行业发展面临顶层设计的问题,以陕西羊奶为例,目前企业众多,产能过剩,力量分散,思想落后,大部分企业下游变现能力差,也无力顾及上游,在面对竞争时并不占优势,也许“整合+抱团”才是当下的关键。
文章来自:中国食品添加剂应用网
文章作者:webmaster
新闻推荐
关闭窗口
交流合作 | 汇款说明 | 广告刊登 | 技术支持
Copyright 中国食品添加剂应用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371-63920667 传真:0371-63942657(8001)
E-mail: fsp214@126.com 设计:天择文化传播 豫ICP备05007746号
版权说明:本站部分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与信息处联系